时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风采
我与送达的故事
分享到:
作者:政治部  发布时间:2019-08-27 10:16:14 打印 字号: | |

 

 

    编者按:新春伊始,万象更新,借这个机会祝大家新春快乐!节后刚刚上班,小编收到了这篇稿件,今天,就让我们这位小伙子给大家讲讲,他和送达工作不得不说的故事……

 

  我与送达的故事

 

 大家好,我叫黄建阳,是高新法院送达组的工作人员,今年是我到法院的第五个年头。我回忆了一下,这五年来,与我朝夕相伴的只有两样,一是形形色色的当事人,二是四个轱辘的机动车,这促使我的业务能力和驾驶水平都有了很大幅度的提高。(手动微笑中)

自打进了咱法院的门儿,我就负责民事诉讼的送达工作,这几年下来,不敢说达到门儿清的程度,也差不多能成半个专家了,那么问题来了,法院的送达工作具体是指什么?官方的解释是:司法机关按照法定程序和方法将诉讼文书或法律文书送交收件人的诉讼行为。如果按照快递小哥的解释方式就是:您好先生/女士,我们是长春新区人民法院的工作人员,由于XX原因,当事人XX对您进行了起诉。我们现在依法定程序向您下发开庭传票,请您开门配合接收法律文书,谢谢。(如您满意请五星好评哦)您别笑我,每次和当事人联系,我都会重复这段话,比快递小哥还标准,因为我代表的是法院的形象,必须做到讲准确、讲清楚、讲明白!

说到这里,你是不是以为送达就像送快递?那你就错啦!打电话只是送达的第一步,常说法院有“送达难、审理难、执行难”三大难题,这“送达难”就是首当其冲的第一难,电话打通了,联系到当事人,直接接收了送达材料,这是直接送达,最顺利的一种情况,但有的案子有十几个被告,有的被告有户籍地、住所地、居住地等六七个地址,很可能每一个地址你都要跑上一遍。更可怕的是,跑遍所有地址后依然不见人影。“这时你就得找邻居、房东、物业、居委会、派出所等一切你能找到的人,让他们帮你签字证明,这个地址里被告确实不存在。我大概统计过,一年的送达工作里,这种顺利程度的占比不到27%,当事人不在家、不想接收、各种找不到等等什么情况都有,我们的送达途径也得“随机应变”,当事人“东躲西藏”,我们就“死缠烂打”;当事人拒不签收,我们就软磨硬泡;当事人“凭空消失”,我们就“挖地三尺”……直接送达、留置送达、邮寄送达、转交送达、公告送达、外交途径送达等等,真的是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们送不到!

既然讲到这儿,我就先说个和当事人“斗智斗勇”的故事,这个故事算是新鲜出炉的,时间是在1月份的14、15号,由于有200件物业服务合同纠纷的系列案件需要在两天内完成送达,我们又开启了晚上加班模式,这两天晚上我都和搭档在“三无产品的小区”进行送达工作, “三无产品的小区”就是无电梯、无楼道灯、无手机信号,是我在工作中苦中作乐总结出的趣称。晚上7点,碰到了一户防范意识特别“高”的大哥,当我们敲门时,屋子里一直没有声音,本以为没人,却发现“猫眼”里的亮光忽闪忽灭,侧耳细听还时不时有电视声音传来,原来有人在家啊?我们又坚持敲了一阵门,忽然听见门里面一声大喊:“谁啊这大晚上的还敲我家门”,虽然被吓了一跳,我们还是迅速表明了身份和来意。大哥在门里喊:“你们是法院的?哪个法院的能大晚上敲人家门?我不可能开门。”然后我把工作证件放在猫眼位置我说大哥您看一下证件,大哥突然怒了,就贴着门大喊:“我不看我也不信,我就没交个物业费还能被起诉到法院,你们法院是没事干了吗,连交不交物业费你们都管?我就不收,你们赶紧走。”我赶紧告诉大哥:“您情绪先别激动,这是正常的因物业费产生的纠纷,您积极应诉才能更好的维护自己的权益”,门里的大哥好一阵子没言语,我以为他被我说服了,想着今天能直接送达了,可大哥又开了口,反复说:“你说啥我也不开门,你不是要送传票么,你把传票给我放在门外面,等你们走了我自己取”。看这位“防范哥”实在态度坚决,我们只能进行其他送达措施,我搭档把传票用胶贴牢在房门上,我把起诉状和开庭时间站在门外给大哥大声读了一遍,由于楼道里没有灯我俩一直开着手机里的手电筒功能进行照明,确保执法记录仪全程录像画面能清晰一些。就这样送达成功一户,甩起11路(可爱的大脚),继续下一户!

您是不是觉得这故事稍显平常了些,没有电视里精彩的情节,可这才是我们日常斗智斗勇的生活,像“防范哥”这样的当事人,不说天天见也差不多周周见了,我已经见多不怪了。像这样就在辖区的还好,出差的时候,碰上的事情就更多了,我就再说个“四枪”拍案送达的故事吧:

2018年是执行攻坚决战年,全院都行动起来攻坚克难,我们送达组作为我院的“先遣部队”亦是侦察兵,必须积极努力做好开庭前期的基础工作。2018年8月3日至2018年8月8号,我和我的搭档韩立博同志利用这6天时间跨越了4个省的7座城市进行送达。突然想到了一句老话特别符合我跟韩立博同志的送达工作的节奏感,打一枪咱就换一个地方!

第一“枪”是山东青岛,被告主体是个公司,工商注册地是在青岛的远郊区。下飞机后前往被告公司注册地,到达后注册地无此公司,又走访了多处附近的公司了解被告公司位置。最后得知准确消息,被告公司早已搬离别处,所以只能录取影像取证啦。取完证已经是晚上,赶紧往机场走,顺路找个酒店,这样不耽误时间还能赶上第二天早上的早班机。

第二“枪”打到江苏省东台市,抵达时堰镇进胜村。进入村子先到村委会了解被告居住情况,但没得到什么有效信息,又走访了食杂店和当地的村民,村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都不愿意告知被告的相关情况。于是我跟韩立博又来到了当地的派出所,想找警察叔叔帮忙。但当地民警工作量也很繁重,无法出警带路。同为司法战线工作人员,我们也很理解,只能再次无功而返。此时已经是晚上11点钟,第二天还有个到南通市的送达行程,我又连夜开车直达目的地,成功送达后,从当地赶赴上海浦东国际机场,“飞”奔至下一个目的地。

第三“枪”贵州省贵阳市,被告也是个公司。下飞机时已近下午3点,用手机导航搜索从机场到目的地大概需要1个半小时的路程。啥也不说了,赶路!幸运的赶在公司5点下班前赶到,还正好在被告的办公室里找到了公司法人,通过反复沟通和讲解,他最终在送达回证和当事人送达地址确认书上签了字,完活!这时天色已晚,匆匆忙忙吃口晚饭,研究一下到下一站重庆的路线,最合理的就是选乘高铁,可明后天的高铁票都已售馨,可供选择的只有当天晚上最晚的一趟车次9点31发车11点35到重庆西,但是已经没有二等座了,单位有报销制度不能报销一等座,可还是毫不犹豫的抢了两张一等座的票。时间紧任务重,这一趟自掏腰包也得去,不然就得在贵阳白白浪费两天时间。没说的,走起!

第四“枪”四川省南充市,到了重庆我跟搭档又辗转赶往南充市,来到这个被告公司的工商注册地,多次敲门无人应答。我拨通了被告公司法人的手机,表明身份和来意,对方承认是该公司法人,但当我提问对方现在具体在什么位置,我们去找你时,他立刻挂掉电话。之后多次拨打都不接听并有意按断电话,我给他编辑了一条短信但对方还是无动于衷。没办法我跟搭档来到其公司辖区工商局寻求帮助,查询被告法人信息,查出后,又赶到当地派出所,查询被告的户籍信息,最终成功找到被告并让他在回证和地址确认书上签字。这6天的工作阶段性收工。“四枪”拍案,送达完成!

像这样千里送达的情况还有很多,奔波劳碌已经成了常态,这一路上遇到形形色色的人,不光有这些躲避的,还碰到过很多暖心的人和故事。经常出差的都知道,在外面最担心的就是驾驶的车辆出现问题,去年8月份,我在一次外地送达的路途中经过一个村庄,当时正值雨季,再加上村里的路有些年久失修,很多地方被雨水淋湿以后变成了沼泽路面。可问过了当地村民也用上了手机导航,出村的路只有这一条。为了不耽误第二天的行程,没有办法只能试着往前开,结果车胎最终还是陷进了泥坑里,我跟搭档用了半天力气,始终没把车推出来,这时有个老乡路过,我俩满怀希望的向他求助,老乡看了一眼并没吱声也没有留下话转身走了,当时觉得到了叫天天不应的地步,可没多一会出现了一队人影,就是刚才路过的那个老乡带了5个村民帮我们一起推车,当车成功的被推出泥坑时,老乡们的衣服上和脸上都是泥巴,我又感动又不好意思,给每个人50块钱想作为感谢,但老乡当时就拒绝了,还对我说了一句至今让我难忘的话,他说:“人见到了就是缘分,能帮一把就帮一把,人常见但钱不常花”。这句话真的深深的温暖了我,很多送达的日子里,像这位老乡一样给过我帮助的人还有很多,可能我们只是匆匆一见,但温暖始终留在了我的心里,所以我才想着把这些都记录下来,希望能够给大家加油鼓劲。

今年元旦前夕,我跟搭档从长春出发3天开了1799公里到黑龙江省黑河市进行送达。按照我俩这种驾驶里程和出差频度,已经把交警大哥和出租车师傅的汽车公里表数远远落在身后。有时候也问自己,辛苦么?图什么呢?可有了我们的按时送达,才有了之后准确的开庭日期,想到每一位当事人能够通过我们法院的公正审理,平息纠纷,感觉这一切也就有了答案。刚刚过完春节,我又踏上了送达的路,没啥说的,继续撸起袖子加油干,希望在新的一年里,当好螺丝钉,做好一块砖,为我院的建设添砖加瓦!

 

小编有话要说:聪明人懂得下苦功夫,大事业来自于小进步!就是有一个又一个像黄建阳同志这样一直踏实努力的工作的优秀人才,才换来了高新法院一张又一张亮眼的成绩单。习近平总书记说过这样一句话:“伟大梦想不是等得来、喊的来的,而是拼出来、干出来的”!猪年春节刚过,谨以此文献给怀揣梦想,努力奋斗的你!

新的一年,咱们认准了就干下去!

加油!奋斗路上的你!                                                                                                                                                                                                                                                             


 
责任编辑:新区法院 政治部